• 加入收藏
  • 若羌县政府网站
  • 若羌红枣网
  • 若羌分类信息网
  •  
    当前位置


    枣乡有约
    2014-01-26 13:10:10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来源:陆德建         点击次数:        收藏

     
      当我抚摸着若羌博物馆前那棵胡杨树斑驳干枯的身躯时,不由得心怀一种莫名的感慨:幸亏那次在这里泪流满面的诀别,并非承诺,而只是一次身临其境的内心自然流露。时隔不到三年,我竟以年近八旬的老迈之躯,再次独自一人千里迢迢而来,站在巨大的楼兰美女浮雕下,望着眼前魂牵梦绕的美景时,连我自己都感到有些儿不可思议。更加奇异的是自己的状态竟也十分“给力”:耳聪目明,食欲旺盛,身手矫捷,健步如飞,淡忘的当地方言不几天又跃跃欲试于舌尖。二十天倏忽而过,与友人们告别时,也不再如前几次分手时的那种感伤,竟还大大咧咧地应承邀请:“明年枣花飘香时再来观赏美景”!
      现在,当我独坐南窗下的书桌前,仔细整理这次枣乡之行的万般思绪时,我想,“原动力”正是源于我早就将它当成精神的故乡——当然也源自邀请方周到的安排,尤其是同行者《新疆日报》记者馨林、旭娟女士的呵护。而我们苏州人有老话:“六十不借债,七十不过夜”,可我偏对善意规劝的家人说:“毕竟那边在意我、思念我的人更多”!我实在是经不住这些迷人的诱惑:第一次参与盛极一时的若羌红枣节暨楼兰文化旅游节的开幕式、第一次亲眼目睹给若羌带来经济腾飞的红枣世界、再次会见众多心心相印的故友!
      一切果然不失期望。隆重欢快的节日气氛让人目不暇接,那种歌舞升平与民同乐的世相,对于我这样一个在此见多了艰难困苦的老者来说,尤其深感温暖和鼓舞。这个幅员最大、却曾是最为穷困的偏远小县所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迁,此时变得最为清晰、具象,你可以通过声、色、味等感觉和心灵的呼应,感受她非凡的魅力!当然,最让我深感温暖和感动的,还是曾经共同胼手胝足劳累得弯腰曲背向土地要饭吃的老友们,如今的富裕和满足,它已经远远地超过我的期望。苏州人一家拥有两辆以上“比卡普”(维语:小轿车)的家庭,未必比若羌更多!其实,这些令人津津乐道的幸福,在我前年留下的感慨中已经历历胜数;让我深感安慰的是亲爱的若羌乡亲,也已在我的文字中读到。这次,更让我陶醉难忘的,则是他们多年来辛勤劳作打理的枣园美景。
      我虽在这里当过十年农民,但若羌农村成为枣乡是我离开那里多年后发生的事,而且,我其实也不是一个真真实实的庄稼人,对于农田里的许多事情,我还难免流露出都市人的大惊小怪。尤其是眼下硕果累累的枣园和忙着收获的人们,我必须谨慎地把持自己,才不致流露出令人生厌的矫情。
      唯有我牵肠挂肚的老友们的晚年,特别是生活质量和状态差强人意的,常常让我感到内心的纠结。正像托尔斯泰所说,幸福的家庭都很相似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这些人家,极少数是因为无法自控的原因,如大病大灾,与这班红枣快车错肩而过,大多则因为判断的失误。正像红枣节开幕式当晚文艺演出的小品《争请专家》所描述的那位老农那样,过分的精明使他几乎与财神菩萨失之交臂。由于陋习,他信不过技术人员的宣传。政府派人指导白天刚在地埂上栽下枣树苗,晚上就让他悄悄地拔了——他耽心枣树苗会遮了他棉花地的日照。值得庆幸的是他还能及时醒悟,与邻居争着请来了枣树专家,急吼吼赶上了红枣致富的末班车。而我有两位如小品中描写的老弟兄,却只能错失良机。如果不是他们含辛茹苦养育的子女都还能够自强自立,他的日子还会更加艰难。而老夫妻俩捉襟见肘的生活状态,终究不能与成功者相提并论,令人不安。一位老哥哥,竟连能得到政府补贴的防震房也不敢建,至今仍蜷缩在干打垒的土屋里。
      必须提及的是我的居停主人的两个儿子都很出色,尤其是大儿子英斌。虽出身农家,却走出了自己的那份辉煌——无论人品还是事业,在小城里都颇有上好的口碑。关键也许就在于他成功地审时度势,准确地判断了红枣经济发展的走向,借贷买地,以巨资开凿深井,披星戴月,酷暑严寒,短短四年,政策、土地和辛劳,已给了他差强人意的回报。他不无幽默地说,枣园致富的不外乎两种人:有远见的和胆儿小的——没有胆量拔除最早种下的枣苗,让他挖得了第一桶金。这正应了那句老话:听党的话!是啊,党为民着想,可你也得听党的话呀。
      在交谈中,我发现英斌与一般枣农相比,思考得更为深入,更为公允。比如,他说他绝不做端起饭碗吃肉,放下饭碗骂娘的昧心人。他盛赞政府为发展地方经济所做的艰巨努力。广大劳动者今日的幸福生活,正是几代党和政府领导人坚定不移、亲民为民的丰硕成果。但作为涉及绝大多数劳动者切身利益的红枣产业,在更广范围宣传楼兰红枣品牌的知名度,在规范和提升买方市场价格的杠杆作用,还有更多提升和扩大的空间。这不仅有利于农业经济的稳定增长和保护枣农的利益,更是地方经济全面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。他与许多维吾尔青年结成牢固友谊,也让我心生钦佩。
      对于我这个故地重游的老若羌人,今年红枣节正逢穆斯林的库尔班节,让我对维族朋友们的探望,越发增色增香,趣味无穷。五天假日,无论居家乡村的还是在街上买了楼房搬进城里的,全都热热闹闹、眉飞色舞、笑口常开。虽然我在村里的维族朋友许多已经过世,可还有几位健在的不能错过,应英斌邀请给他的几位民族朋友拜年,也被列入议事日程。
      这是一次当代若羌农村维吾尔族幸福生活的大检阅!
      哎,那是怎样的豪华和舒适啊!特色鲜明的装修,欧式沙发、和田壁毯,耀眼的巨大吊灯、琉璃的果盘,家家户户风格不同,相同的是精致和富贵。桌上铺排的美味令人馋涎欲滴,更飨我以手抓羊肉和抓饭,那些细瓷碗盏,精致细腻得捧在手里,犹如捧着个娇美娃娃。记得当年惨遭批斗的富农艾海买提老人,挖地三尺也只搜到一只巴基斯坦的铜茶炊和几方舍不得动用的丝绸。相比之下,尚健在的当年小队记分员苏莱曼阿洪,完全足以与过去的大庄园主媲美。
      有个细节引起我的联想。家家户户宰杀过节用的肉羊时,一改往年直接用利刃剝割羊皮的做法,而仿效汉族,先在牲口的脚踝处切开一个小口,用嘴将羊的身体吹成一个气囊,然后轻易地将一张羊皮完好无缺地剥落。这种生活习俗的借鉴,不正是文化的相互渗透和融合吗?这是各民族人民相互依靠、共存共荣大业的冰山一角,由此可以相信,新疆各族人民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,正谱写着民族和谐发展的新篇章。
     

     


    0
    上一篇: 失落的家园      
    下一篇: 神奇的胡杨树

    新疆楼兰学会、若羌县委宣传部主办   版权所有   联系电话:(0996)7102476  7100658

    若羌县信息化办公室制作    新ICP备14000290号     联系邮箱:rq652824@126.com